【24:01】黃榮毅:一起唱屬於我們這個世代的歌

發表於 留下留言分類為《文章, 第一屆年會|24:01

「你過去怎麼樣聽音樂的呢?」 「那你現在怎麼聽音樂的呢?」 「那麼未來又會是怎麼樣的狀況呢?」 如果在座的各位是八九零後的年輕人,應該都對CD不陌生。如果在座有一些長輩,習慣的可能會是錄音帶、收音機這樣的聆聽方式。把過去改成現在,我相信結果會非常不一樣。我們現在手機或平板裡面都有各式各樣不同的app […]

【24:01】陳怡君:何謂正常?何謂不正常?

發表於 分類為《影片, 第一屆年會|24:01

『我們都在所謂正常與不正常的光譜上游移,但誰來制定所謂正常與不正常中間的那條線?』 曾經的她,是重度憂鬱症患者,卻在家人龐大的壓力下不敢就醫,一度放棄自己的生命。 現在的她,坐在醫生旁邊,以一個“正常人”的身份,斷定著桌子對面的“精神疾病患者”正常與否。 看著被貼上精神疾病標籤的人,彷彿看到八年前的 […]

【24:01】李鴻源:參與式政策中的換位思考

發表於 留下留言分類為《文章, 第一屆年會|24:01

「台灣必須要面對許多的真相。」 全球化與全球老化是我們共同面對的挑戰,地震也是。當我們看過去在台灣發生地震的每個點,這告訴我們腳底下沒有一個地方是安全的,除了地震之外,我們根本躲不過颱風,台灣一年平均4.5個颱風,甚至到6個或7個。根據水利署的統計,嚴重水災與嚴重旱災非常頻繁,現在再也沒有風調雨順。 […]

【24:01】胡勝翔:身分的交織性?

發表於 留下留言分類為《文章, 第一屆年會|24:01

「你有不可告人的秘密嗎?」 在我們的生活中,身份常帶給我們不同的感覺,這些感覺有名譽的,有不名譽的,讓你有歸屬感的,也有讓自己感覺難過的,被排除的。 在2013年時我創立了酷兒盟,在2014年時我們重新定位,確定了酷兒盟的組織成員必須是多重身份者,酷兒盟對酷兒的定義是,接納被社會排除的人們,例如多重 […]

【24:01】邱秉瑜:為什麼我們應該讓城市的街道更適宜步行?

發表於 留下留言分類為《文章, 第一屆年會|24:01

「什麼樣的城市才是好城市?」 對於我來說,台北不是一座好城市。 雖然我在台北出生長大,在此地生活了二十幾年,但是在台北的生活一直讓我感到不愉快。為了找到不愉快的原因,我決定留學英國,到倫敦大學念都市計劃碩士。在倫敦生活以及求學的經驗,讓我有更寬廣的視野來觀察台北這座都市所存在的問題。 「在台北走路是 […]

【24:01】李一凡(小胖):街遊人生

發表於 分類為《影片, 第一屆年會|24:01

「你是否願意相信,我們其實沒有不一樣。」 每個人都有他的生命故事,有些人生中的處境不是自己可以選擇,但我們可以選擇以什麼樣的眼光和態度對待別人。 小胖年輕時遭到工廠資遣,後來父母雙亡,沒有經濟來源的他不想拖累家人,選擇到街頭拚生活。在流浪期間他做過很多工作,但收入僅能解飢,卻無法租個安身立命的家。生 […]

【24:01】許雪英:不只如此 – 不能跑,那就上天下海吧

發表於 分類為《影片, 第一屆年會|24:01

四歲開始,她只能從100公分的高度看世界。因為害怕被嘲笑和歧視,害怕被拒絕,讓她只想關在自己的象牙塔裡。但父親的一句話“我要讓她知道,她的生命不只如此”,開啟了她全新的人生。 從100公分的世界,到100公尺,再到水下30公尺的世界,許雪英上天下海,知道再沒什麼能限制她,因為能限制自己的,只有不敢追 […]

【24:01】黃怡瑄:都市設計,從社區參與開始

發表於 分類為《影片, 第一屆年會|24:01

『都市規劃都是媒介,唯有一群人們實際走入社區,參與過程,才是最重要的目的』 為了紹興社區的被迫拆遷事件,一群熱血學生組成了紹興學程,協助紹興社區的規劃,並作為當地居民和外界串連的橋樑。但對於紹興的居民而言,這些學生是外人,信任的建立是需要時間的;對於學生而言,進入一個非自己生長的社區,也需要長時間的 […]

【24:01】胡定邦:與時間共舞

發表於 分類為《影片, 第一屆年會|24:01

『 站在巨人的肩膀上是一種累積,但也許我們可以走下來,開創新局。』 時間的推移累積了過往的智慧,卻可能因此而限縮了許多的可能性。定邦希望藉由自身的跨領域經驗,與大家談談在科技快速更迭的時代,我們該如何不被這些傳統所限制,調整自己對於時間的看法,找到另外一種突破自己過往框架的方式。該如何看待時間、突破 […]

【24:01】胡勝翔:身份的交織性

發表於 分類為《影片, 第一屆年會|24:01

『不同身份代表的不是切割歸類,而是你與每一個人都有共通性,和世界上的任何一個人都有連結的你並不孤單』 身為性少數與精障,在一次同志遊行中被說是「有病且污名化了同志」,他才發覺,原來號稱多元化的社會,舉著人人平等的旗幟,卻還是隱藏著刻板印象,排斥著跟自己不同身份的人。擁有不同身份、不同特質的我們,是否 […]